媒体与环境

许多媒体——尤其是电视媒体——倾向于反射性地将复杂的争论简化为简单的二元选择。

“有时脱口秀媒体会把问题框定为‘地球变暖:骗局还是科学?或“沙漠化:自然的还是人为的?”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电影和媒体研究教授珍妮特·沃克说。“我们很多人都意识到,事情远比这复杂得多。

“人文学者,”沃克补充道,“往往善于提出问题,帮助我们摆脱那些固定的、狭隘的、有问题的辩论。”

为这些学者提供一个平台是新型开放获取网络期刊媒体+环境的重要目标。沃克是三位主编之一,她的同事是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阿伦达·张和佛蒙特大学的阿德里安·伊夫卡伊夫。

《加州大学出版社期刊》对所有人免费开放,将刊载来自学术界内外的众多撰稿人的作品。编辑们正在广泛撒网,寻找有创意的媒体如何塑造我们对环境问题的理解,以及它如何以积极和消极的方式影响环境。

电影与媒体研究副教授常说:“我们想要吸引更多的观众,而不仅仅是那些阅读传统学术期刊的人。”“我们不希望只有传统的学术论文。我们希望艺术家、电影人、活动人士以及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人士做出贡献。”

第一期,或称“流”,提供了《华尔街日报》折衷主义的一个例子。它包括一份关于“紫空气”网络空气质量审查的报告,以及对一位著名的智利人马普切电影制作人和社会活动家的采访。后者由UCSB研究生、《华尔街日报》的协调编辑斯蒂芬•博伦达(Stephen Borunda)负责;它有英语和西班牙语两种版本。

还有一篇文章描述了“在互动媒体工厂工作的中国工人,在剥削条件下工作,如何变成了手机诗歌,”张说。“有一本诗集是用手机写的。它已经成为一种病毒式的轰动,以及对工人自杀的纪念。”

正如这些例子所表明的那样,编辑们致力于出版一本不严格从北美或欧洲视角表达观点的杂志。他们对“媒体”的定义也很宽泛。

“我们正试图对‘媒体’和‘环境’这两个术语都非常宽泛,”张说。“我们的任务不仅仅是评估传统大众媒体在代表环保议程方面的功效。

“《华尔街日报》引用了‘媒体’的各种定义,”她接着说,“比如,媒体是某种介入其他事物的东西——‘中介’一词的词根。媒体可以成为改变和转变的媒介。”

沃克指出了一个许多圣巴巴拉地区居民都有第一手知识的现象:当地公共安全机构现在经常在发生火灾或泥石流等重大突发事件时在网上发布的地图。当这些地图是不准确的或过时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沃克说:“这是一个例子,说明媒体不仅报道,而且实际影响一个情况。”“这就是我们感兴趣的事情。媒体似乎只是记录或交流,但它们实际上是社会和物质环境的关键组成部分。”

社交媒体可以帮助人们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沟通,但它也可以传播虚假信息,尤其是关于气候变化等复杂话题的虚假信息。《华尔街日报》将探讨这一话题,以及媒体本身造成的环境破坏,比如媒体对能源的大量使用,以及电子垃圾处理问题。

“我们倾向于认为互联网是无资源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沃克说。“对我们许多人来说,问题是如何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理解并协商我们的存在,从而使我们更有效率,减少资源紧张。”

除了《华尔街日报》,编辑们还计划推出一个博客,并创建一个反馈平台。沃克说:“我们也希望成为一个讨论的论坛,这样我们就能更好地了解人们是如何接受这些信息的,以及他们希望看到什么。”

《媒体+环境》是加州大学出版社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关于人文学科的开放获取期刊。它的启动和持续的资金大部分来自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卡西-沃尔夫中心;编辑们致力于筹集资金,以保持它的免费和可访问的所有。

张说:“如果我们回顾过去,发现我们不仅促进了资深学者的工作,而且还促进了对当代媒体或环境景观提出有趣和有争议的见解的有前途的学者和独立研究人员的工作,我将认为这是一个成功。”“《华尔街日报》致力于推广新的、不同的声音。”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www.news.ucsb.edu/2020/019750/where-media-meets-environment

https://petbyus.com/21331/